達蘭薩拉不下雨

我後來發現,在夢裡我已然抵達過達蘭薩拉,在一個陌生的國度裡,卻感覺像是回到故鄉,在連綿的雨日裡待在室內,用各種語言試圖傳遞彼此的知覺。
也許可以從山嵐、從雨季泥濘的道路聊起,也許講述一些關於流亡的故事,但如今,我卻只想講起在達蘭薩拉遇見的三個人的故事,與他們不特別熟稔,甚至素昧平生,也許此生都不會再相見,也是因為如此,講述他們的故事可以令我少些傷感與惆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