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

記得鏡的報導出來時,我的「家」曝光後,有些朋友問起租迷你倉到底是個怎樣的體驗,也有人恍然大悟原來還有這種選項可以拿來安置自己。

相簿名稱是「花鹿班 江佩津」。這本相簿是這次搬上台北才意外發現的,當時只是把母親收好的相片全都放在鐵盒裡不太動它,這次才發現原來還留了這一本我幼稚園的紀錄。
上方是白蟻啃噬的痕跡,之後得想辦法把這些照片先數位化然後收好,但同時卻又覺得不想更動這一切,所以就先暫時這樣擱置在鐵盒內了。

我很早就明白自己會是迷你倉的使用者,房子退租,不想麻煩他人,所以會需要迷你倉庫跟銀行保管箱。對於一個沒有固定居所、不知道下一個月會身處何方的人來講,或許比起房子這更是剛需。也有人說過「沒有根的人就是要斷捨離」,但在前往全然的斷捨離之餘,仍希望自己有可以掌握的些許渣滓,也許像是一些自己仍不敢、希望自己在未來某日可以足夠勇敢面對的回憶,所以我一箱箱封起像是母親僅存的一些證明,剪了一角的身份證與護照、已經沒有任何意義的印章,還有她努力留下來的舊照片。

去年遠行前,把這些東西一口氣全部丟進高雄的迷你倉,今年因為疫情回來,仍有些掛念,不知道儲存情況是否安好。想要讓東西離自己近一點,就找了在台北信得過的儲存空間,預約入倉,從高雄的倉庫運到台北,花一週整理、再度精簡一些內容物,然後掩上門,繼續過好眼前的生活。

每一次打開這一扇門,隱隱地,讓我感覺到了家,那個讓人長出氣力的地方。

這是關於「舊家」的所有回憶,母親也因為沒有房子,便把家中非日常的用品借放在倉庫,結果一次發現幾乎所有照片都被白蟻蛀蝕,剩下的這些是她很努力、很珍惜保存下來的。我想要代替她好好守候這些對她而言很珍貴的記憶,其實也就是我出生到現在的一切,幼稚園的照片、國小到高中的所有獎狀,甚至連碩士畢業典禮的系上手冊她都放在同一個資料夾了。

雖然要花一筆錢安置這些記憶,但如果能有一個地方可以好好安放自己,或許怎樣都很值得。

雖然已經習慣封箱跟開箱(?),但在紙箱外寫下內容物實在太重要了,因為我第一件事就是在找體重計擺在哪一個箱子裡……


我的轉倉旅程是這樣:上崔媽媽網站找到回頭車(因為南北搬運單趟超級超級貴),然後把東西運上來台北,把東西分門別類裝箱,順便拿換季衣物出來穿。

選的是 BOXFUL 任意存 ,提供給可能有需要的人可以參考。

「歡迎來我家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